第四百零一章、唯一遗忘的关键(1/2)

“景王妃和奇雅公主一见如故,说的投机,这原本也是好事,本宫之前还担心景王妃不喜奇雅公主,想着让你们两个少见见才好,没想到景王妃有如此肚量,还真是让……让本宫意外。”

皇后娘娘低缓的道。

刘蓝欣全身背心处全是冷汗,眼前冒金星,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想指着皇后娘娘破口大骂……

幸好,她还有最后一丝理智,知道这不是边境,上面坐着的也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女人。

她和奇雅公主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奇雅那个贱人怎么敢说这样的话,她怎么有脸说这样的话……

可不是这个理由,她怎么会和奇雅公主说的那么投机。

她终究还是错了,觉得在水榭回廊下说的话,不会有人听到,就算宫里密布着皇后娘娘的人手,不可能会有人听到她当时和奇雅公主说的话。

那时候两个人说的话,真的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对付曲莫影的许多暗手是刘蓝欣提的,实际出面的却是奇雅公主,刘蓝欣只在当中当了推手,她不觉得这件事情会牵扯到她身上,就算奇雅公主事败又如何?奇雅公主喜欢裴元浚,手段虽然不光彩,但奇雅公主的身份在那里。

说不定直接就让奇雅公主进英王府,反正谁也不可能真的在乎曲莫影的意思。

可她没想过,和奇雅公主两个人相谈甚欢的事情要其他人都可以做的,哪怕这个人是柳景玉,都不算什么,自己偏偏是做不得的。

因为两家是宿敌,一直在边境的自己,不可能真的和奇雅公主会推心置腹,相谈甚欢。

但如果不是两个人一见如故,那么两个人这么特意的到水榭回廊下说话,避开别人就成了他人怀疑自己和奇雅公主合谋的证据。

如果不是这个,就算是有何贵妃的意思,她也只是稍稍作陪,礼面上过得去就行。

刘蓝欣现在肯定当初虽然没有人听到她和奇雅公主的说话,但两个人当时说说笑笑的样子,必然是落到许多人的眼中。

她当时只顾着算计曲莫影,只顾着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好处,顺便帮奇雅公主出手,不让自己牵扯在内,不让别人听到自己和奇雅公主的说话……

就没顾及到她和奇雅公主身份的相对……

“奇雅公主是这么……说的?”几个字几乎是从牙关里迸出来一般。

“奇雅公主的确是这么说的,奇雅公主说她一进京就对景王抱有好感,而今更是和你特别的合得来……”皇后娘娘意味深长的道。

话说到这里已经算是很透了,刘蓝欣想反对,却无言反对。

捏着帕子的手背上,青筋一根根的暴起,却还是无能为力。

她不能不和奇雅公主相谈甚欢。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到位,现在才发现,这居然已经是破绽。

而最大的破绽还是奇雅。

刘蓝欣不知道奇雅公主为什么这么说,只知道她这么一说,自己完全不能回手,她能怎么办?她什么也不能办?

奇雅这个贱人……

“全凭皇后娘娘吩咐。”刘蓝欣跪伏在地,努力咽下心头的恨毒。

“既然你们两方都看对眼了,那这事就决定了,本宫一会就去通知何贵妃,想来何贵妃也会高兴的。”皇后娘娘柔和的道。

事情解决的还算顺利,皇上应当会高兴的。

这件事情能这么简单解决,皇后娘娘也松了一口气,就怕这事闹起来,不好收拾。

刘蓝欣是辅国将军的女儿,如果她真的不愿意,大吵大闹,与国事并不好,为了纳一个敌国的公主,把忠臣之女逼到这种程度,这事真强硬做起来,会寒了功臣们的心,这让在边境保家卫国的将士们怎么想?

刘蓝欣现在主动认下来,这事就圆满了……

“多谢皇后娘娘。”听到皇后娘娘这么一说,刘蓝欣知道大势已去,既便咬碎了银牙,这时候也只得忍下来。

奇雅公主,这个贱人,她不会让她好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