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景行、行止(1/3)

微风拂过水面,浅浅粼纹荡来岸边,消失在水草中。

闻玉的鱼竿动了一下。

景行等了一会儿发现闻玉走神了,她低声提醒他:“闻大夫,您鱼竿上有动静。”

闻玉将竿提起来,景行很有经验,赶紧将网兜伸过去,帮闻玉兜住了鱼。

“我们终于有鱼了,闻叔叔真厉害。”叶满意拍手喊着。

闻玉并未接话,又去接着装鱼饵。

景行看闻玉有点奇怪,想多问一句,但又觉得大家不熟,未免多事。

她将鱼放桶里,和叶满意一起,继续钓鱼。

白通将自己的小凳子,拖着坐闻玉边上去,递给闻玉一个果子:“韩姐姐刚才摘的,您尝一尝。”

“酸涩,我不吃。”闻玉戳了戳白通的额头,“还想骗我?”

白通笑嘻嘻,吃了一口酸得口水都流出来,闻玉看着他这样子,笑了起来。

“叶二爷。”乘风终于等到了椅子和鱼竿,他在叶颂利边上坐下来,挤了挤叶颂利,“您不是带了好几个鱼竿,把您手里的给景行吧。”

“行啊!”叶颂利将他的鱼竿给景行,“你拿着,坐我这里来,我边上看着。”

景行是习武之人,不是内府的闺秀,她做事和说话都爽快的很。

“那谢谢了,我多钓几条鱼,晚上加菜!”

叶颂利就站在边上看。

闻玉的表情却渐渐松弛下来,转过来看了一眼叶颂利,又第一次去认真打量了景行。他觉得景行的容貌颇有一份豪爽英气,但行止说话又很得体分寸。

不亏是沈翼教出来的。

白通观察闻玉,他发现他的师兄好像又高兴了,刚刚明明是有些愠怒的。

“钓鱼太慢了,我们不如直接去撒网吧。”叶颂利觉得,钓鱼慢吞吞的,钓到猴年马月才够一院子的人一顿菜?

叶满意皱眉,教育他二叔:“钓鱼,是为了钓鱼,不是为了吃鱼!”

“去去,那是你。我有这空闲不如去睡一觉。”叶颂利没耐心,景行道,“我陪你去,我会撒网。”

“你厉害啊,什么都会吗?”叶颂利很惊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