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鸡飞狗跳的开始(1/2)

谢故和凡渡就这么对视着,如同两只炸毛的斗鸡,支楞着浑身上下的羽毛,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报告!”谢故直接就冲着老秃喊,公开抵制,“老师我认为这非常不科学!”

“不科学?”老秃半点拒绝的机会都不留给他,想都不想就一口就否决了,“人家一科成绩就顶的上你全科,你还不乐意?想换座位可以,什么时候你语文给我考个及格,你就是想上讲台上坐着都没关系!”

凡渡也出声了,“老师,我认为两个男孩子同桌非常不利于学习!”

对上凡渡,老秃就变得慈祥和善,“哎呀,你这就是谦虚了,老师非常相信你的定力,你们学霸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学进去,在你的渲染下,谢故的成绩一定会突飞猛进!”

突飞猛进不知道,但一定是猪突狗进,鸡飞狗跳。

凡渡不愿意,想要搬着桌子去教室角落里坐,桌子刚刚抬起一个角,就被谢故一巴掌给按住了。

他看一眼凡渡,带着调笑,“就这么怕我啊?”

这一个“怕”字,算是把凡渡的脾气给点燃了。

“是你自己找死。”凡渡还就这么坐下来了,“轮回路上别赖别人。”

顿了顿,他神色倨傲的笑了,“对不起,忘了傻/逼不参与轮回。”

谢故脾气登时就炸了,刚想要扑上去,老秃的粉笔头就飞来了,“谢故!你干什么呢!拿着你的书,滚去门口站着听!”

凡渡彬彬有礼地做了个手势,“您请。”

谢故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不怒反笑,“你真是好样的。”

你可真是新时代的好工兵,专找别人的雷区趟!

凡渡轻蔑一笑,他眼里除了爱因斯坦,剩下谁都是傻/逼,只有大傻/逼和小傻/逼的区别,他抽出一张纸巾将自己的桌子擦干净,再也不将自己的眼神分给谢故半点。

他根本就没有把谢故放在眼里。

第一节早课结束,凡渡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盒牛奶,刚刚插上吸管,还不等喝一口,从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牛奶盒狠狠一捏——

白花花的牛奶全喷出来,淋了凡渡一脸。

凡渡脸上滴答着牛奶,凉凉地看向谢故:“……”

谢故笑了,“好喝么?”

凡渡抓起牛奶喝,对准了谢故狠狠一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