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桌,好吃么?(1/5)

谢故都不知道祭十二郎文是什么东西,中国文学史上他就认识个李白杜甫,还是因为流行音乐的带动。

他这边刚在思忖着到底该怎么说,凡渡那边就开口了,“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我觉得这句话可以引申为三种含义,就如同茴香豆有五种写法,也恰如曾国藩对韩愈的评价,‘无所不可,后人则不必效之。’,这放在校园生活中,正是映射了眼下的不正风气,余秋雨先生也曾批判……”

好家伙,一口气祸祸了从古至今中国文学史的半壁江山。

明明是中国话,可谢故愣是没听懂到底在说个什么,就看着凡渡的嘴一张一合,而老秃脸上的得意欣赏之情也越来越明显。

凡渡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踹一脚谢故,“谢故同学,你觉得呢?”

“啊……”谢故就只会阿巴阿巴,“说的对!”

老秃简直是恨铁不成钢,看一眼谢故,“你多跟你同桌学学!”

谢故都纳闷了,学什么?学满嘴跑火车么?

“是。”谢故点头,“这一点我真比不上他。”

老秃满意地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免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英明决定,“让你们两个同桌真是对了!”

凡渡和谢故互看一眼,眼里都是满满的厌弃,同时将脑袋扭过去,几乎是异口同声,“哼——!”

他们两个双双将并在一起的课桌给拉开,中间一道界限分明的楚河汉界,谢故强调着,“这半边是我的,你敢伸过来一根手指你试试。”

“这话该是我对你说。”凡渡双手环抱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哦对,忘了,你们学渣一般都不坐着听课,都是站在门口听。”

他的神色里都是倨傲,“可能你坐下听课的时候老师都得纳闷半天,怎么课堂上还来了一头猪。”

谢故怒不可遏,“你——!”

“相亲相爱啊。”凡渡对着他笑了,“嗯?谢故同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