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子裤子呢!(1/2)

u235:【也不是……不可以。】

凡渡盯着屏幕上的这几个字,紧张到手心出汗,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脸庞情不自禁地热起来。

答应了……

表白成功后的下一步该做什么?

u235:【[图片]看我刚刚画的纹身底图。】

u238:【我上次发给你的浮世绘选图你看了?】

u235:【就是以那个为灵感,这个图是我接的第一个满背,可惜不是我纹。】

u238:【为什么不纹?】

u235:【怕毁皮,我技术还不到家。】

u238:【有机会给我纹,不怕毁。】

u235:【那我给你纹死亡黑皮。】

u238:【操,这人间还有没有一点爱。】

这个表白好像没有多大影响,他们之前是怎么聊天,现在还是怎么聊天。

u238:【就不能给我一点恋爱的感觉?】

u235:【那晚安啦,男朋友。】

凡渡盯着屏幕上“男朋友”这仨字盯了半天,猛地站起来,噔噔噔地跑去厨房,拉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罐冰啤酒,灌进喉咙,喝了大半罐,他才冷静下来。

不就是一声男朋友么,看你没出息的样子。

凡渡一贯冷静自持,几乎是将“高冷”两个字刻进了骨子里,鲜少有这样冲动的时候,那点年少的肆意与张扬,只能在与u235聊天的字里行间,窥探一二。

他甚至于开始期待,与u235见面的样子了。

少年的心事就如同无人问津的杂草一样在胸腔里蓬勃生长,让凡渡躁动的几乎睡不着觉,他爬起来,借着窗外的月色,写下了今生的第一封情书。

写完最后一个句号,他又楞住了,“我这是怎么了?”

他将手里的情书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一边嘲笑着自己的幼稚,一边又不忍将这封倾注了自己情思的大作给撕掉,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摆在桌上也不太好,将情书丢到了床底下。

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心脏还在怦怦跳动着,“也许有朝一日能亲手交给他呢。”

头一次表白成功,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导致凡渡第二天险些迟到,刚到教室门口,就与跑来的谢故撞到了一起去。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连吐出来的话都是一样,“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