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皂滑弄人(1/2)

凡渡第一个犹豫了,作为一个从未去过北方澡堂的南方孩子,他本能地排斥男人赤裸的身体,他硬着头皮,“我不洗澡了。”

谢故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今天跑了四十圈没出汗么?”

凡渡:“……”

谢故已经开始嫌弃他了,“你不洗澡就别说是我同桌,我嫌脏。”

凡渡看着他皱着眉头,“我不和别人一起洗澡。”

“这有什么啊!”谢故想不明白了,作为一个东北人,他都是抱着澡盆子直接冲进男浴池的,“你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你也都有!一起洗能怎么了!”

凡渡皱着眉,“咱们两个熟到那份儿上了么?”

谢故还挺有理由,“洗完了不就熟了么!”

要问在东北交到朋友的最快三种方式。

一,坐在一起吃一顿烧烤,二,一起打扑克,三,在同一个池子里泡澡!

谢故还准备了搓澡巾,“我还能帮你搓背!”

凡渡愣了一下,“为什么要搓背?”

谢故没想到他连搓背都不知道,“你身上那么多灰,当然要好好搓搓!”

凡渡看着他有点欲言又止,“你不是天天洗澡么?”

谢故:“……”

凡渡皱着眉,“天天洗澡哪来的灰?”

他们一个南方人,一个北方人,彼此都无法理解对方的洗澡文化。

谢故推着他上楼,“总之你搓过一次就知道了!”

就没有人不爱搓澡!

他们的宿舍在最顶楼,双人间,有阳台有独立卫浴,上床下桌,有暖气有空调。

谢故一进门就将书包扔在了离空调最近的那张床上,“这张床归老子了!”

凡渡也不跟他争抢,将自己的东西放在了另外一张床上。

他知道谢故不拘小节,不然也不会亲他,和他分一支烟,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不见外。

凡渡刚刚放好自己的东西,掏出手机,想要加一下他的微信,没想到一转头,就看见谢故在脱衣服,短袖校服已经被撩起来,露出了少年人线条流畅的腹肌,甚至于视线向上还能看见他尚未硬朗起来的胸。

凡渡:“……”

谢故脱到一半,视线落在了凡渡手中的手机上,也楞住了,“……”

下一秒钟,他就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的衣服扯下来,脸红脖子粗地怒吼着,“卧槽!凡渡你不讲武德!你偷拍老子换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