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撸猫么同桌?(1/2)

凡渡单方面切断了与谢故交流的一切通道,用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澡,钻出去了,甚至于连身上的水珠都来不及擦。

谢故看着他逃窜的身影,脸上也有点不自然,但他毕竟是待惯了澡堂子的东北人,什么没见过啊,别说搓硬了就是搓澡的时候憋不住放屁都有啊。

“真是的……”他继续洗自己的,拿着搓澡巾在自己身上搓来搓去,"老子给你服务了那么半天,也不说声谢谢。"

他继续开始唱歌,洗刷刷洗刷刷的,拿着洗发露倒在头发上揉搓出泡沫,刚想要冲水的时候,结果沐浴喷头的水流断了。

谢故:“!!!”

他拧了好几次,可就是没有水,“卧槽,不会吧!”

他满头泡沫地冲出去,想找凡渡求助,“同桌!同桌!大事不好了!”

凡渡还没有消化掉当着谢故的面硬起来这件事,穿着睡衣,正坐在书桌前面面壁思过,听见了谢故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过去,却见谢故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头上满是泡沫,一脸惊慌,“没水了!”

凡渡的眼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落在哪里,脸上更红了,抄起桌上的练习册就挡住了谢故的下半身,脸红脖子粗地怒吼着,“大傻子!不知道围个浴巾么!”

谢故也跟着他对吼起来,“都一起洗过澡了,哪里没看过!”

凡渡气了个够呛,没想到谢故竟然不讲究成这样,“你有没有点廉耻心!”

谢故更纳闷了,“你刚刚对着我硬了跟我讲廉耻心?”

凡渡:“……”

他彻底不说话了,爬上了梯子,翻身上床,侧身躺着一动不动对着墙面壁去了。

谢故还没忘掉他冲出来找凡渡是干什么,“同桌!同桌!同桌!”

凡渡根本就不搭理他。

“好同桌!”谢故踩在梯子上伸手去摇晃他,“你帮我去打点热水回来呗!”

凡渡背对着他,冷冷丢出来一句,“不去。”

谢故还抓着他的把柄呢,大言不惭地威胁他,“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搓澡搓硬了的事儿广播给全校同学!”

凡渡一下子就从床上翻身坐起来了,红着脸吼着谢故,“你怎么这么烦!”

谢故嘿嘿笑着,撅起嘴给他啵啵啵,“同桌你最好了!”

凡渡都被折腾地没有脾气了,踩着梯子从床上下来,拿起一个塑料盆就去给他打热水去了。

谢故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椅子上,继续揉搓着自己的满头泡沫,他看着桌上凡渡刚刚拿来挡住他下半身的练习册,牛皮纸的封面已经湿掉了,完美无瑕地将他的j/j轮廓印在了封面上。

谢故嘿嘿坏笑着,拿起了马克笔,将整个轮廓给描了一遍,旁边欠儿欠儿地写上一句,“谢某到此一游!”

做完了坏事儿的他兔子一样地窜进了卫生间里。

凡渡端着一盆热水回来,为了免得被谢故麻烦第二回,他特别调好了水温,不给这个祖宗挑毛病的机会,他一脚踹开了卫生间大门,“热水来了!”

谢故抛给他一个媚眼,“谢谢同桌!”

凡渡沉重无比地叹息一口气,他回到了自己的书桌前,刚刚坐下,视线就落在了那本练习册上,和上面的大j/j,看了个对眼。

旁边还有谢故狗爬一样的字迹,“谢某到此一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