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分化(一)(1/2)

有校医的请假条,谢故堂而皇之地旷课了一下午。

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凡渡也陪着自己。

他小半张脸都缩在被子里,鼻尖闻着被子上消毒水的气息,一双琥珀色的瞳孔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凡渡,“……”

凡渡已经背完了单词开始背《项脊轩志》,这不是高考必背篇目,但是凡渡非常喜欢文中的一句话,“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亲手所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他的长篇大论从“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开始,嘴里嗡嗡个不停,同时他也注意到了谢故的目光,皱着眉看过去,谢故就仿佛是惊弓之鸟,猛地将自己的视线移开,转而盯着旁边柜子上的花瓶。

窗外暴雨瓢泼,雨水打在了窗户上,凝聚成道道水流,将光线都折射地凄迷冷淡,谢故本来就白,又发着高烧,一张羊脂玉似的脸儿浸润着胭脂,鼻尖儿上还挂着玉泪一样的汗珠。

凡渡不知道怎么就把,最后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亲手所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给念出来了。

他听见自己的嗓音冷不丁响起在室内,反而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他心脏砰砰撞击着胸骨,心想着自己怎么了?

谢故好奇地看着他,“你在念什么?”

凡渡心想着干嘛自己吓自己,谢故这样的脑残选手,连高考必背篇目都不会,遑论这种课外拓展。

但他紧接着就想,这情话说得也太不吉利了,吾妻死之年……听着好像要生离死别。

他张嘴就是骗傻子,“念咒语,念完了你就秃顶了。”

谢故:“……”

干嘛非要跟猫猫的脑袋过不去。

他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小声抗议,“……我不秃顶。”

凡渡哼笑了一声,“掉毛怪。”

谢故凶回去,“你才掉毛!”

“你掉毛!”

“你掉毛!”

……

他们两个就仿佛是大班的幼崽一样相互攻击,用彼此地爪爪不停挠空气,激烈地战斗在一起。

谢故要被气死了,眼眶红着,“我都发烧了……你还欺负我。”

在逗狗这件事儿上,谢故有着无穷精力,他勾了勾手指,“快给爷说句好听的。”

凡渡翻了个白眼,心想着,“说个锤子。”

下一秒他开口就是正宗伦敦腔,“ifequa;affectioncannotbe,(若深情不能对等,愿爱的更多的人是我)”

他甚至连这句话的出处都说出来了,“,”

学渣谢故满头问号,“???”

他皱了皱眉,“你不会在趁机骂我吧!”

凡渡冷笑了一声,“骂你还需要趁机么?”

谢故:“……”

好气哦。

等等!谢故就算是学渣中的粉末性渣渣也知道“love”的意思,他呛得咳嗽了两声,猛地翻身坐起来,“咳咳……你刚刚是不是说了love?”

凡渡嘴角不屑地弯起来,“你发烧脑子不行,耳朵还聋了?”

耳朵很“行”的谢故:“……”

他又躺回去了,还是这样怼天怼地的凡渡更正常。

谢故甚至于自己都想,凡渡要是对他说“love”,他现在就去跳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