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天真(1/3)

第五十八章天真

人的颈椎一共有七块骨头,这地方上面连着脑袋下面连着脊背椎骨,在人身上和腰胯一样都是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的。

但颈椎里面的精髓神经属于中枢神经系统,里面的神经纤维密集众多,这地方一旦受到伤害,引起了精髓神经受到压迫,那么轻则从影响四肢的部分功能到高位截瘫,重则失去所有意识成为植物人,甚至当场死亡都有可能。

而吴奇现在虽然捏断了唐禹宸的颈椎,但下手时多少还留了点分寸,并没有用扭的手法直接断了他的脊髓,而只是单纯的手指用力捏碎了他的一节骨头而已。

所以,唐禹宸这时候虽然已经手脚不能动了,但暂时好歹还活着。

并且吴奇的手指插进了他的血肉之中,对他此时体内的气血活动也感觉的异常清晰。

尤其是刚才那一刹那,随着吴奇那一动,唐禹宸顿时神色为之一变的瞬间,他体内的气血循环骤然就是一快。不但心脏跳得比之前快了一倍,而且血往上涌,逼得整个脖子上的大动脉都鼓了出来。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他激动啊!因为吴奇的这个动作,直接触动了他心里最关心的某件事情,所以他才会抑制不住的心跳加快,导致了浑身上下气血的异常涌动……。

而且,他体内气血发生的这种变化,还显得十分紊乱,明显也是和正常情况下突然发力用劲时的催动气血是完全不一样的。

“嗯,看来我的选择没有错。那个颂帕善十有八九应该就在这里面了!”

吴奇看了一眼面色死灰的唐禹宸,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忽然停住脚步,又走回去在地上捡起了一把刀。

这把刀也不知道是唐禹宸从哪弄来的,形制古朴,长度差不多有一尺二寸左右,也就是四十厘米。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刘树的叶子,刀身细长,弧度轻巧,看起来不太像是国内的东西。

应该是东南亚一带流行于古代的短刀。虽然年头已经不短了,但保养的很好,时至今日仍旧是锋利的很,刃薄如纸。只是刚刚一入手,吴奇就感到了一股子寒气,直逼眉梢。

与此同时,就在吴奇拎着唐禹宸绕过前面的大榕树,走进在一片茂密藤条掩映下的巨大铁门时,不远处的那间阴暗房间中,一身黑色袍服的颂帕善这时候也坐不住了。

剧烈的喘息声呼哧呼哧的像是破了的风箱一样,他来回踱着步,脸上的神情忽明忽暗,显得十分焦灼:“怎么回事?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唐禹宸那边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到底是谁来找我?除了游老二还有谁知道我在这?”

“还是说……还是说……,是昨天坏了我的灵童的那个人,找来了?”

颂帕善忽然停住脚步,脸上的刀疤一起一伏,两只眼睛里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血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向听话的灵童,怎么突然间就像发了狂一样,不听我的指挥了。明明只是循着神牌之间的联系去找个人而已,怎么到后来却发生了那样的事?”

“不行,这地方不能待了。昨天那人既然能破了我的法术,毁了灵童,那就难保没有那个本事会循着气息找到这里来。我得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