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章九十五 四小童(1/1)

火凤国皇宫,敬事房小院。

穿着黑金龙袍的少女坐在院中藤椅上,是难得悠闲的一天。在藤椅旁的石桌边,有四名神态各异的小童围坐,黑衣小童面相憨厚,是一个小光头,在他左侧的青衣女童娇憨可爱,梳着一对羊角辫,她对面坐着的红衣女童气质沉稳,一根长长的麻花辫垂在腰间,最后坐在红衣女童右手边的是一名白衣小童,看上去年纪最小,神情慵懒,头发梳成了发髻,此时趴在石桌上昏昏欲睡。

石桌上摆着瓜子和茶壶,红衣女童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微微抿了一口后出声说道:“主母与我最为契合,有我在,施展凤凰炎威力大增,南巡之时该由我同行。”

“听说主人是在退治水妖时失踪,我掌管世间水属,如果主母想要知道主人行踪,难道不该带我吗?”青衣女童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边磕一边嬉笑道。

黑衣小童笑了笑,说道:“你们都有道理,但不够稳妥,我的龟甲目前已经是圣境以下无人可破,有我在,主母南巡大可无忧。”

“懒猫,你就不想出去走走?”青衣女童扔了一颗瓜子到白衣小童脑袋上,小童迷迷糊糊睁开眼,咧嘴一笑:“我的本事主攻伐之道,适用于战阵之上,我去了能有什么用?不去不去。”

“不如我们三人一起去。”红衣女童捧着茶杯,又抿了一口,虽不是询问,但眼神还是望向了黑衣小童。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在这座小院里,玄武最先诞生,是四人之长。

“主母,我和阿朱、小青三人随你南巡,可以吗?”红衣女童望向黑衣小童,黑衣小童又看向藤椅上的少女。

少女闭目养神,闻言缓缓睁开双眼,伸出手去摸了摸黑衣小童的光头,笑道:“不行。”

这四名小童是前不久才幻化人形,来历个顶个的吓人,每天吃着天材地宝,住在这座世间源力最为浓郁纯粹的小院,修为蹭蹭猛涨,如今道行已经相当于地源境圆满,即将突破天源境,作为最早诞生的黑衣小童,此时的修为在四人当中也是最高,已经可以比肩天源境修士,这四名小童若是现出真身,实际战力恐怕还要翻上好几番。

有其中一名跟随南巡,加上离阳宗的护卫弟子,就已经算是万无一失了,除非镇南王府还有第二枚绝杀令。不过就算是有,也未必真能对风华造成威胁。

前面说过,就算是圣境强者,战力也是有强有弱,镇南王能够收拢一部分圣境强者为自己所用,却也绝对不敢让那些强者逐渐壮大脱离掌控,那些圣境强者多半都是依靠着长久的年月积累,加上一些机缘巧合突破圣境,所修行的心法、功决甚至可能连圣阶都不到,法宝更是没有几件,空有境界在身,没有趁手的武器,没有能够彻底发挥圣境威能的功决,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当然,圣境强者就算只有境界,那也不容小觑,只是手段不足,容易被人破解罢了,修为入圣之人,没人敢与之拼死搏杀,圣境本身也不会轻易全力施为,圣境的修为境界本身就是一种威慑,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礼敬三分,只要自己不找死,那就不会死,因此中原江湖几乎见不到圣境强者的出手。

镇南王手中哪怕有着第二枚绝杀令,恐怕也无法再召集四名圣境出手了。令牌本身不值钱,令牌所牵连的各种渊源关系才是无价之宝,要靠时间来养,能够拥有一枚能召集四名圣境的绝杀令,已经算凤翔天运气极好了。

“可主母一个人出门,万一有什么闪失,日后主人回家,定会怪罪下来的!”青衣女童满脸愁苦。

自出生起,他们就一直待在这个院子里,也没有回过卧房里作为巢穴的那片小天地,毕竟这院子里的源力浓度天下仅有,药圃里的灵株、寒意凛然的水池、东墙角那棵已经凝出火精的赤阳树,都是对他们大有裨益的宝贝,只要待在这里,他们的修为哪怕是一日千里都不足以形容。

不过终究还是会想要出去看看的。毕竟论年纪,这四名小童如今还不满一岁,灵智开得又早,对于院外的世界还是充满了好奇,只是主人曾在他们神魂当中刻下了命令,一是让他们不得离开小院,二则是若他不在,便以主母之命行事。

四神兽,当然不能离开小院,若是被有心人发现,可不是单纯让人萌生夺宝恶念的小事。

北境之地,很久以前是人族与妖族共同生存,后来两族通婚者越来越多,人族寿命又普遍不长久,此消彼长之下,如今便只剩下了身兼两族血脉的蛮族和妖族,以及极少数的人族,整个北境风俗便向着妖族一方靠拢,而四神兽乃是妖族当中至高无上的祖王种,可以说当今妖族几乎所有族类体内,都或多或少流淌着神兽血脉,对于四神兽有着刻在骨髓里的忠诚与狂热。

若是火凤国拥有早已灭绝的四神兽幼崽的消息传出,北境蛮族必然会发动全部力量突破火凤国南疆阵线,直接爆发旷古绝今的大型战役,那时候如果中原四国无法拧成一股绳,单凭火凤一国的话,就注定是一个覆灭的下场。

风华在知道四名小童的真实来历之后,下达的第一道命令便与林回如出一辙——严禁他们离开小院。

当初林回不让他们离开小院,或许还没有想到那么深远,只是本着财不露白的原则,不让他们离开。而风华作为火凤女帝,则深知其中利害。

“阿朱与主母先天契合不假,但是要增幅主母功决威能,还是要动用本命火焰,容易泄露踪迹。而小青,虽说掌控世间水属,调查承天河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手到擒来也属事实,但仍需显露青龙本相,方可发号施令,更是容易泄露天机,我不一样,就算施展本命龟甲,也未必会被人当做玄武,看来还是我最适合与主母一同南巡。”黑衣小童笑着说道。

黑衣小童的说法也有理有据。天下龟类妖族,最为擅长的就是龟甲防御,修道有成的龟妖,包括玄武,它们的龟甲就相当于人族修士的法宝,可以祭出御敌,不用显露玄武本相,在旁人看来,他最多就是一只修行多年、龟壳坚硬无比的老乌龟罢了。所谓缩头乌龟,龟类妖族最擅长的更是遮掩天机,只要自己不显摆,没人能看出他们的底细,龟甲后面只有迷雾一片。

皇帝南巡,随身带着一只龟妖作为防御手段,合情合理。

风华仔细想了想,确实不会有什么疏漏,多一份手段便多一份保险,便点头道:“那就小黑跟着我。”

红衣女童轻哼一声,有些不满。

青衣女童咦了一声,大失所望。

白衣小童依旧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