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公开的死亡(1/2)

西安官府的断案陷入了僵局,其实在科技不发达的年代,抓住真凶的可能性低的令人发指,只要稍微小心一些,不要犯太多常识性错误,那么作案不被抓的成功率就会极高。

毕竟仵作其实只能通过一些中医知识进行一些经验性判断,在既没有指纹检验,也没有毛发检验的时代,要想抓住一个犯人可能需要花费极大地人力物力。

冯知府能做到的就是将几百个百姓困在原地不让他们走动,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总不能一下抓几百个人去牢里问话,这年头又没有电脑,没有录音笔。如果真把这些百姓带去衙门,光是做笔录就得花费大量时间。

而且,如果真凶就是岳松涛的话,他其实并没有犯罪。柳天赐是在宣布比武开始以后才死的,而谁都知道擂台之上生死各安天命,即便手法有些下作,但结果却没有任何问题。

总而言之,西安官府只能白白在原地纠缠了半个时辰,最后还是不得不放百姓们离开,而柳天赐的尸体则在仵作验完以后由太白派的弟子们抬回去安葬。

这不是一场好的比武,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

百姓们即便在表面上不敢多说什么,但其实都在心底狠狠咒骂那个该死的凶手。然后骂着骂着连带官府,太白派,还有华山派,甚至龙门镖局都骂了个底朝天。

赌博害人!

归根结底不少人花钱买了岳松涛输给柳天赐,可谁知道那柳天赐居然一招没出就死于非命,最后官府判华山派不战而胜。

这一夜是赌徒的噩梦之夜,不少赌徒因此倾家荡产,甚至于流离失所,赌徒们的大量钱财都流向了赌坊,只有很少一部分流向了其他赌徒。

而白玉汤在抵达同济药房的时候终于想通了其中的一个关键要素,这是一个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问题,而到了现在这个谜题终于得以解开。

现在所有的线索和猜想就差最后一块拼图,这次西安事件的真相就能得以全部揭晓了。

同济药铺早就已经打烊,白玉汤一行人只看到在前堂有一盏微弱的灯光在闪烁,暗杀事件频出,佟伯达实在不放心自己女儿涉险,非得让十几个镖师陪着她一同过来。

佟湘玉执拗不过只能答应,可到了同济药铺门前,她说什么也不准那些镖师跟进去,镖师们只能在门口排队等候。

白玉汤,佟湘玉和岳松涛三人上前敲门发现门根本没有关上,而是留着一条小缝隙,白玉汤透过缝隙悄悄的看去,里面只有一点点光芒,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看来是客人来了,快进来吧。我已经摆好了宴席,就差你们了。”

一个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白玉汤吃了一惊,那声音听上去并非从药铺里传出来的,而好像是凭空生成在耳朵里,就像是脑海里突兀的出现一个人在对自己说话。

“谁?”不止是白玉汤他们,就连在场的镖师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别鬼鬼祟祟的快出来。”

那个声音不再做任何回复了,黑夜之中周围的街道又恢复静谧,白玉汤不再多疑,挺直身板推门而入,佟湘玉和岳松涛紧随其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