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1/2)

少女的目光下移了几寸,皱眉盯着林榆姒的手看了半晌,似是在确定她的意图。也不知过了几息,终于小心翼翼地抬起一只手,却又在快触碰到她的时候迅速收回,复狠狠在衣襟上蹭了两下,这才轻轻搭在她的手心里。

林榆姒暗松了口气,轻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起,这才感受到她的手指极为枯瘦,几乎只有一层皮肤包裹住骨骼,掌心又生了一层薄茧,粗糙得有些刮人。她将握住尤菱儿的手紧了紧,又对着她问了一遍:

“菱儿?”

少女怯懦地仰头看向她,片刻终缓缓点了点头。

她预料的没错,这个尤菱儿应该是会读唇语的。

林榆姒安抚地冲她笑了笑,随即指了指自己,缓声道:“我,小鱼。”

尤菱儿却没有任何回应,而是将目光一转,看向了院外的顾洮。

林榆姒只当她害怕,远远指了下顾洮,又使劲摆了摆手,解释道:“不用管他,他不会进来的。”

又僵持了须臾,尤菱儿这才转过身来,拉着她走到草棚边,指了指棚内用几片木板搭起来的临时床铺,又指了指她的衣裙,随即对着她皱眉轻摇了摇头。

林榆姒读懂了她的意思:没有地方坐,怕弄脏了她的裙子。

她只笑着摇头,随即反客为主拉着她在木板上坐下,问了句:“你弟弟呢?”

尤菱儿探头看向棚外,林榆姒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草棚的侧边还蹲着个人,那少年的身量已不算小,神情却单纯似稚童,正躲在墙根的阴影中,拿着根烧得焦黑的木炭在地上胡乱画着。

听见说话声,他也只是回头看了眼,随即便再度垂下头去,似是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林榆姒微颔首以示了解,再度缓缓问向她:“今天吃饭了吗?”

尤菱儿点点头,起身跑到门边,指了指另一块木板上放置的两副碗筷,又指了指门外,但不知究竟该如何告诉她,焦急得在原地直跺脚,张着嘴轻“啊”了声,却再也发不出其他的声调。

林榆姒忙将她拉回坐下,猜道:“有人来送饭?”

尤菱儿猛点了点头,复指着林榆姒无声做了个口型:小鱼。

“对,是我!”林榆姒用手做了个游动的手势,“在水里游的,小鱼。”

尤菱儿的表情终于有了松动,她扯着嘴角微笑了下,这才显露出几分这个年纪该有的娇俏。

林榆姒有些不忍,轻点了点自己的胸口,问向她:“过几天,去我家住,好不好?”

尤菱儿却不住地摇头,随即指着地下,一字一顿地张嘴:等,娘。

林榆姒心底倏地一空,却也不知该如何同她解释,缓缓沉了口气,终还是问道:

“你娘,和胡三,吵架吗?”她将两拳相对,做出争斗的姿势。

在看懂她的问题后,尤菱儿明显瑟缩了下。

“胡三?”林榆姒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反常,又重复了一遍,复试探道,“是坏人?”

尤菱儿却就此愣住,眼眶瞬间盈出丝丝泪光,随即如落珠般顺着脸颊一颗颗滑下,噼啪地滴在木板上很快便溅湿成片。

她张大了嘴,似是想要放声大哭,却依然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双手掩面不住地点头,像是一出默剧,却仿佛能听见最苦痛的呐喊。

林榆姒从没想过,这种无声的痛哭才最为摧人心肝,她忍不住将尤菱儿揽在怀中,轻拍着她的背,即使明知她听不见,也依然安慰道:“难受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