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明白暗示(1/2)

闻月州一手握住他的手,一手撑着浴缸起身,眼疾手快地将人往回一拽,半路改拉为抱,将人牢牢地控制在身前。

纪安洵一屁.股坐在浴缸边上,脑袋上的呆毛随着主人懵逼,在半空颤巍巍地表示惊吓。

“怕什么?”闻月州看了眼他被打湿的睡衣摆,放在他腰间的手微微使力,沾了酒气的嗓子微哑,听起来让人无端觉得是带了点气性的。

纪安洵心虚地缩了缩脖子,试图离身后的热气源远一些,“没怕,下意识反应。”他又立即补充,“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我在外面喊你,你不回答,我怕你睡着了才进来看看。”

“哦。”闻月州看着他微红的耳朵尖,“那你是故意摸我的?”

纪安洵尴尬地脚趾抓地,小声道:“没有故意,是我的脑子控制了我的手,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控制了我的脑子。”

怕闻月州故意刁难,他又说:“只是碰了一下喉结,其他不该碰的地方我看都没看一眼,你别小心眼。”

“其他不该碰的地方是哪里?”闻月州问。

“就……就是……”纪安洵脑子里闪现出一副朦胧的画面,闻月州修长的身躯安静地沉在水里,一层清澈的水铺在面上,什么都遮不住。那场面冲击力太大了,他脑门热烘烘的,像是被人坏心眼地砸了好几个烤红薯,偏偏闻月州不懂体谅,又催问了一声。

纪安洵咬牙,小声说:“就你天赋异禀的地方嘛!”

“……”闻月州猛地松开他,使力将他提起,沉声道,“出去。”

纪安洵懵然起身,转身不高兴地说:“夸你还不高兴啊?你害羞了吗?”

闻月州站起身子,就那么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说:“不害羞,怕你害怕。”

“我不害怕啊,但是,”纪安洵瞄了一眼,巴巴地说,“挺羡慕的,不对,我好嫉妒啊。”

“不需要嫉妒。”闻月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不害怕就好。”

纪安洵觉得自己的男人尊严受到了打击,闷闷地哦了一声,又给自己找场子,“我要是长你这么高,肯定也不比你小,说不定还更惊人,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炫耀。”

闻月州在他直白又羞赧的眼神下无处遁形,他咳了一声,伸手将纪安洵转了个面,“别盯着看,出去。”

“哦。有什么嘛,又不是没在我面前失态过,男人的正常反应嘛。”纪安洵嘟囔着走开,“快点啊,你把我的睡衣溅湿了,我还得换呢。”

“……”

闻月州垂眸扫了眼,烦躁地抹了把头发,湿漉漉的短发顺着手掌往后一趟,剩余的水珠顺着眉眼往下淌,他抹了把脸,面无表情地往下伸手。

“快不了。”

*

“啪嗒。”

房门被推开,纪安洵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挤眉弄眼道:“一个小时。”

闻月州一顿,面无表情地说:“欠收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