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八回 照猫画虎凑热闹(1/2)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鸭梨梨有个山大”,灌溉营养液

O(∩_∩)O谢谢给自己宽了心的夏恒,愉快的接受了第二天的量体裁衣,只是翻着图册上贾敏选出的样式,有些懵逼,虽然他已经接受了自己要做女子打扮,但这颜色也忒花了吧。

“妹妹不喜欢这套十二幅月华裙吗?”半天都没等到夏恒反应的贾敏,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夏恒,便发现了夏恒微带嫌弃的表情。

“不,挺好看的。”夏恒敢说不喜欢,边上的嬷嬷一定会用眼刀将他扎个透心凉的,这就是嫡庶之别呀,一切都已嫡出为准。

不过夏恒倒是很喜欢嫡庶分明这点,上赶着给人当小三小四的,不过就是想巴着有钱的男主人享个荣华富贵而已,即使是身不由己做妾侍,对正妻原配都是一种伤害。

所以对贾母的一些行事,夏恒只是感叹,而不是去批判。嫡妻正室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什么错,尤其是在新闻里看了不少嚣张的小三,又是找人打原配,又是开车撞的。

对此,夏恒除了震惊就是痛恨,说什么真爱,说什么原配已经配不上人丈夫了。他呸,在人丈夫飞黄腾达之前怎么不说真爱了,看到的还不是口袋里那俩钱吗?

哦,也不是没有不图钱的,说是为了爱情,扯淡,人活着就是为了爱情吗?你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说是为了爱情,若是以后再有个人也打着爱情破坏你的家庭,难道你就会高高兴兴的让贤?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重新挑一个便是了。”贾敏兴致勃勃的翻着绣娘带来的样品,顺手拿起一件在夏恒身上比划,“这个也不错,配着你的肤色刚好。”

原主毕竟是个男孩子,因为以前老躲在屋里才会肤色苍白,可换了夏恒就不一样了,加强身体素质的结果就是肤色就没那么白了,所以贾敏选了月白色的交领襦裙。

“姐姐挑的都好。”夏恒觉得自己还是乖乖的让贾敏打扮好了,小女孩都喜欢换装游戏。真的,就在这句话说完后,夏恒就迎来了痛不欲生的一个时辰。

不过看着挑好的样式,夏恒忽然想到一件事,便抱着求教的态度问道:“姐姐,要是和别人穿了一样的衣服怎么办?”

“妹妹多虑了,这些绣庄都知道做出来的衣服是参加宫宴用的,别人挑过的是不会再拿出来的。”贾敏看夏恒似乎是真的不知道,不觉解释道:“而宫里的尚衣局会搜集样式加以改进的。”

哦,私人订制,夏恒秒懂。而贾敏也终于结束了换装游戏,给夏恒配了一套礼服。你以为这就完了吗,不,接下来才是重点。

当天夏恒连落秋院也没回,就直接开始为期三天的礼仪培训课。除了回落秋院休息,他基本就长在贾敏的蕙岚院了,整整三天的应急培训,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已经软化了。

他万分想念施先生的教导,或许是因为郑氏暗示的原因,施先生的礼仪教导并没有那么严格,而是循序渐进,只求动作不那么僵硬。

可这俩嬷嬷不同呀,对贾敏基本是按照皇妃培训的,立坐行走施礼都别有一番气质。而夏恒就不行了,他到底是在现代无拘束惯了,在施先生面前还守着规矩,一旦独处就原形毕露。

什么立时正身、平视,两手相合,掩在袖子里,手臂还要柔软,同时和衣裳贴合,达到相得益彰的程度。而坐时要端正,膝盖要紧并,行走时要慢要稳,不得露出鞋面。交谈时切忌大声,要细声细语。

最重要的步骤是行礼,见了不同的人要行不同的礼。女子行礼则右手压左手至胸腹间,微屈膝低头,若拜礼,上身直,膝着地,拢手下垂,头微低。

这么一套下来,被贾敏一对比,简直就是劣质的仿品,那俩嬷嬷全程都是无可救药的表情。而三天之后,夏恒已经被折磨得生无可恋了,可这套礼仪忽然让他惊恐了起来。

没有觐见皇帝的三叩九拜,而他那天的宫宴是要顶着女孩的身份去后宫的,所以相亲宴是分坐于前朝和后宫的吗?夏恒觉得自己离死遁不远了,严重点说是离死不远了。

可真是骑虎难下了,可真要爆出他是个男的,就不是欺骗长辈了,欺君之罪都有可能。那可是后宫呀,夏恒心里的小人已经开始呐喊了,他以为会见到活的皇帝,却原来是活的皇后,原来又被误导了吗?

所以说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就没觉得小说写的不对,什么帝后宠妃宴飨群臣,然后又大臣之女献艺打脸什么的。滚吧,皇后和妃子是能让大臣看的吗,还有大臣之女跟着位列宴席是不要清誉了吗?

尽管夏朝经过太宗夏皇后以及忠顺王和夏云开的改革,弱化了一部分男女大防。但是被前朝扩大了的灭人欲可不是那么好瓦解的,毕竟前朝遗留下的士大夫之类的,可不允许妻子女儿做出格的事情,

因此女子的待遇虽说比前朝宽容,但是要遵守的条条框框还是不少的,这不是凭几人之力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夏恒倒是觉得太宗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夏朝的女子是可以出门,这还是因为贾敏去了几次铺子他才知道,自个出不去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手,若是带足了保护的人还是能出门溜达溜达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