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1/2)

宣云心头酸到发苦,一转身,发现扶锦君已然站到了身后。

“扶锦君。”宣云眼疾手快地放下手中的盒子,转身拜道:“我来找您商议金丹一事,不曾想竟误入了岳瑶房间。”

扶锦君没有说玉势的事儿,反而很随意地说了一句:“看来你需要经常来晚山殿走走,不然连房间都能走错了。”

听到扶锦君的邀约,宣云下意识地心中一喜,紧接着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扶锦君很少要求自己来晚山殿,一些必要的沟通也是通过信件,自己每次想要来晚山殿,都要找好大一圈借口才能来打扰她。

如今事出反常,宣云不得不静下心分析了一下她的言内之意。

宣云:!!!

重点根本不是前半句话,扶锦君是在试探自己!

对方怀疑自己不是走错房间,而是故意去找岳瑶的!

宣云瞬间心口凉了下来,受到邀约的喜色被惧意盖了过去——扶锦君在怀疑自己,看样子还打算追根到底,而自己必须得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才行。

宣云不动声色地跪下:“我并非故意误入,而是我去找您的时候,您正与岳瑶……咳,我不得不在门外等候些许时候,没想到差点又被出门的岳瑶撞到,只好先行找了个房间避让她……没想到,那竟然是岳瑶的房间。”

扶锦君面色淡淡,看不出什么表情。

没有表情反而是安全的预兆,宣云看到她这幅模样终于松了一口气——好在有惊无险地圆了过去。

扶锦君她沉默片刻,这才让宣云起身:“以后,岳瑶不再是你们魔族的魔尊,你就当忘记这个人吧,就算以后见到她,你也无需相认。”

宣云拱袖低眉:“是。”

“退下吧。”扶锦君没有继续往下说,她正要放人走,突然又叫住对方,“等等,你方才在翻什么?”

宣云:“……”

她就说为什么扶锦君没有说玉势的事情,原来是被自己挡着没有看到!

宣云默默挡住盒子,心里欲哭无泪,面上却依旧冷淡矜持:“抱歉,刚刚是我不小心弄掉了。”

好在扶锦君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趁着这个间隙,宣云迅速告退溜了。

今日一行虽然没有找到那封信,但也不是全无收获,宣云心里无比清晰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扶锦君不是没有好脸色,只是她的温柔只给了她的师妹。

在别人面前,扶锦君还是那么不近人情的样子。

宣云感觉现在扶锦君就像一块捂不热的寒石,多年的孤寂不允许她再把真心放在什么人身上,她孤单太久了,也等待太久了,久到只有通过故人旧事才能唤醒那一点真实的性情。

都说魔界左护法是天下奇士之首,但任她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没办法攻克那位名叫扶锦君的仙尊。

宣云头一次甘愿落败,败给了一个情根初回的小丫头。

她不后悔,也没胆子继续和扶锦君耗了。

她自诩是聪明人,就算对待感情,也会计较回报,所以她打算收手了。

宣云溜走的时候还不忘关上门,合上门的瞬间,她还看到扶锦君拿着盒子去了岳瑶床前。

这一刻宣云心中起了一卦,看到她们师徒之间羁绊过深,姻缘线纠缠成了死结,除非圆满,否则便是不死不休地闹腾。

只能祝好。

扶锦君放下手中的盒,并没有被人发现后的窘迫,在这世上,她对别人的看法已经全然不在意了,曾经最爱的清誉和美名不再会牵动她的心,就算被世人唾骂,她也觉得很无所谓。

哪怕宣云方才震惊到了极致,她也不屑于多解释一句。

宣云怎么想,怎么看,自己都不关心。

她只关心岳瑶,也只在乎岳瑶。

“师姐改主意了,不放你走了,可以吗。”扶锦君将手中的盒放在岳瑶枕边,俯身抚上她的侧颜,“情根的事情,是师姐的不对,但你对这些还不懂,所以情根,还得师姐为你保管。”

情根缠绕,扶锦君看着岳瑶的脸,把对方做出的假情根纾解到了那盒玉势中。

青玉质地的瑶石突然亮了一瞬红光,像是凝入了血丝那般,把情根凝结到了石体中。

扶锦君收好盒子,语气温柔得不成样子:“你送师姐的礼物,师姐都很喜欢。”

这是扶锦君第一次当着岳瑶的面自称师姐。

可是岳瑶已经晕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已被对方知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