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 19 章(1/2)

三人出了贫民窟,街上的行人慢慢变多了起来,偶尔还会有几个玩家上蹿下跳地跑来跑去。

逢凶化吉闭上了嘴,不肯再说下去,就好像他刚才的问题只是其他两人的错觉。

玉长生却在此时道:“我可以试试。”

逢凶化吉惊讶地看向他。

季薄情摇头,“别鲁莽。”

玉长生闭上了嘴,“哦。”

逢凶化吉左右看了看,“别啊,别说到一半啊,既然你能飞跃皇宫,为什么不试试呢?”

“杀了杨九春,你们的大业可就事半功倍了啊?”

他话音一落,便得来了两人像是看傻子的神情。

季薄情:“说吧,你要帮谁?”

逢凶化吉摸了摸鼻子,被人拆穿自己的真实意图也不觉得尴尬,反倒笑了起来。

季薄情:“你要知道这个世上能做成此事并全身而退之人寥寥无几,而你面前恰巧就站着一位。”

逢凶化吉压低声音:“我也不瞒你们,我有个朋友确实打算这么干,反正他现在想回头也回不了了,他整个人陷进皇宫副本里去了,这任务还该死的放弃不了。”

他低下头,嘀咕道:“要么他删号重来,要么他就要死磕这个副本。”

季薄情转过头,笑道:“他无法放弃,也无法逃离,是因为有比他更强大之人在看着他吗?”

逢凶化吉叹了口气,默认了。

季薄情:“那你不妨劝你那位朋友一条道走到黑,那人如果不是心存死志,想要玉石俱焚,便是有其他脱身之法。”

逢凶化吉露出苦涩的笑容,“是啊,人家是有脱身之法,但是我朋友就是送去当炮灰的。”

“那位可没打算带他走,只是让他去送死。”

逢凶化吉:“以前还觉得他真是个人物,敢去刺杀杨九春,现在我只觉的他可恶至极,怪不得称呼七绝为狠绝呢,简直没一个好东西。”

季薄情下意识看了一眼玉长生,玉长生却毫无反应。

哦,他还不知道自己也是七绝之一呢。

逢凶化吉觑着季薄情的脸色,“虽然我这样说,但是李元月也是个人物,陛下正是用人之际,无论是李元月,还是我朋友,都应该投到女帝麾下,为女帝办事儿,哪能这么内耗呢?”

季薄情知道他是想要引自己去对付李元月。

对于他的心机,她也不恼,非但不恼,她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逢兄是我珍视的好友,你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的朋友,只不过,要我出手的话,可都要听我的。”

逢凶化吉立刻道:“我替我朋友答应了。”

季薄情:“你可无法替他答应,但是,你可以替他好好报答我。”

她朝逢凶化吉伸出手。

逢凶化吉捂住胸口,“干嘛?”

季薄情:“你替那位花繁弦办事,不可能没有奖励。”

逢凶化吉眼角含泪,“你还是人吗?这个技能我刚拿到手里还没学呢。”

季薄情叹气:“我也需要打点上下啊。”

逢凶化吉:“这可是金色技能。”

季薄情:“我只是看看,又不是不还给你。”

逢凶化吉磨磨蹭蹭,还是将技能书给了她。

季薄情看着上面《斩生棍》三个字,笑了一下。

“他还真是大方。”

这是花繁弦技能传承面板上的第一个金色技能。

这明明不是一个金色任务,花繁弦却给了金色技能。

看来花繁弦对于逢凶化吉将他们引来这件事早有预料……不,说不定他也是这么期待的,他想要创造一个让士兵重归女帝麾下的机会。

看来那些士兵确确实实是忠于她,要不然花繁弦也不必费此心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