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跟你说老毛子就是老毛子(1/2)

孙朗之所以会成为一名游侠,一是故人引诱,二是兴趣使然,游侠者,好管闲事也,由游侠公会统御,担任民间的治安力量,受官府的监督或者倚重,做一些公务猿们不方便做的事……他刚刚转业不久,昨晚就发了利市,逮到了一个似乎很有名的女飞贼,今天自然要去拿钱领赏了。

这民风尚武的另一个坏处,就是飞贼巨偷的本事高了不少,甚至飞贼之流,居然也有门派传承,一些技艺高超的飞贼高来高去,行踪犹如鬼魅,还有很多传承下来的偏门邪道,出手偷窃,经常无往不利,令地主大户们叫苦不迭,这种名偷大盗,赏格自然也是高的很。

通常如此之高的悬赏花红,是轮不到孙朗这个新人去拿的,但说起来,游侠最不愿沾手的人,就是这些大盗惯犯了。

前面也说了,这些偷儿其实都有组织,譬如昨晚的秦雨,本事高名头大,在自身的组织中属于骨干,就算失手了,组织上也会安排人把她给弄出来,至于方法,实在是多得很……按照常理来说,一个有名气的飞贼如果栽在了游侠手中,被送进了牢子里,出来之后,肯定要找回场子——不过倒不用担心盗贼组织会对某个游侠进行打击报复,毕竟游侠也有本地会所撑腰,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谁都不会坏了一些默认的规矩。

但就算不被明面里打击报复,不怕贼偷也怕贼惦记,被一群偷儿时刻惦记着,也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女飞贼,那就更操蛋了——对方只要光棍一点,在审讯中咬你一口,说你趁机揩油调戏她,那你就等着被各路女权主义者烦死吧……

不过呢,这些问题,对于孙朗来说,所谓的打击报复和惦记,完全都不是事,或者他对别人送脸上门这种事情,实在是心向往之……别看此君现在一副山平水淡的模样,实际上一颗不甘寂寞的心一直处于饥渴难耐的状态,说是向往平凡的生活,但凡事都讲究一个张弛有度,太过平淡的生活节奏也不太好,偶尔来一些调剂也挺不错的——所以,如果有一些热心肠的朋友来帮他改善一下生活质量,那他妈的真是太好了。

这种心态,实在是太正常了……在座的诸位在看书的时候,遇到小白文都会吐槽这龙傲天真鸡巴没劲,这敌人真尼玛弱智,但如果自己真的穿越了,那还管什么龙傲天不龙傲天啊,这外挂越大越好,恨不得把金手指直接换成世界调制模式——嗯,你们一定没看过那本书吧,对吧。

所以孙朗在穿越前自诩高端读者,对一切低俗的打脸行径表示不屑一顾,但自己真真正正穿越了的时候,一颗装逼的心就越发得蠢蠢欲动——很要命的是他一穿越就被人拉壮丁去打仗了,换句话说,丫整整憋了六年,心态无疑已经向心理变态的方向发展了。

所以说……他渴望着一些扮猪吃虎装逼打脸的事情发生,其实是再正常不过了。

孙朗一边寻思着将来众人纳头便拜惊呼此子不可战胜的爽快桥段,一边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两侧商铺林立,商贩大声叫卖,行人熙熙攘攘,各奔彼此生活,这本来是王朝千载不变的百姓日常,但如今,已经有一些细微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他看到路上行走的行人,正好奇而笨拙地试用着西夷的服饰,只是外国那袒胸露背、收束身材、露臂露腿的衣服在良家好女们看来,未免有些不知廉耻,大胆的姑娘小姐们也不敢如此穿着,只是那黄罗银裙、香衫窄袖的裙角袖口,被灵巧的女红妙手细细缝上了漂亮的蕾丝,螓首蛾眉、素红描妆所戴的白色帷帽,也换成了白色轻纱与小小的圆礼帽,这种混搭,在孙朗看来,不免有笨拙怪异之感,但少女们大胆追寻美丽的羞怯与风情,实在是值得让人会心一笑。

街边的包子铺旁,有新的店铺悄然挂上了长长的面包和红色的烤肠,机灵的伙计在大声叫卖,推荐这来自西夷的美食。

他看到衣装得体的商贾从精致的洋房小楼中走出,旁人看他的目光,鄙夷议论中夹着一丝艳羡。

差速器的设计图从故纸堆里被重新翻出,四轮马车渐渐多了起来,车厢精致而有西夷之风,中土的马车,本来大多都是两轮的。

衣食住行,百姓之所欲也,当朝廷政令一下,文化的交流再也不可阻挡,新事物涌入,旧事物输出,中外思想的交锋,有些人对此翘首以盼,有些人为此忧心忡忡,他们或欣喜,或忧虑,却都阻止不了这种变化的发生,只能坐在茶楼饭馆,百思不得其解地议论着朝政,还有这莫名其妙的开边之令。

孙朗对朝廷的政令毫不关心,他只是对这条街道、这个城市甚至这个国家的变化,他感到新鲜和好奇。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并且因为某种原因,对这个国家的亲切感和归属感近乎于无,开边辟关,与四夷交流,是否会动摇社稷,是否会令圣贤祖宗蒙羞,对他来说,未免太过虚无,只是他看到这条街上,包子面条与列巴红肠摆在一起,盘领衣与西式礼服共存,雕梁画栋与纯白洋房并立,而这个国家的人民,迎接新事物的姿态是审视之中带着些许的傲慢,这样……似乎挺好。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的那段历史,在经历了数百年异族统治的黑暗高压之后,腐朽的王朝被西方的虎狼之国叩开国门,曾经骄傲辉煌的文明与国度被强盗们肆意掠夺凌虐,亡国灭种在即,神州正统衰落,在痛苦的现实与屈辱的不甘面前,有识之士才幡然醒悟,要救亡图存,所以古老辉煌的东方文明在经历了异族统治的文化毁灭之后,不得不直面第二次恐怖的冲击,人们惶恐而胆怯地被动承受着来自西方的文化入侵,太多太多的文化、习俗、信仰与精神因此而失落……

相比之下,这个世界的情况,比那边那个渣滓一样的末代王朝要好很多,如今的汉帝国,依然是公认的神州第一等强国,在结束刚刚两年的天元战争中更是展现出了令世界震惊的可怕力量……也正是因为国家强大,军力鼎盛,在这种大好的局面下突然提出要学习西方、交流经验,才会让有识之士们感到莫名奇妙。

不过也正是因为国家强盛,有尊严和力量,所以民众们面对从外国涌出的新鲜玩意时,目光中混杂的不是愚昧与自卑甚至崇拜,而是带着傲慢或者说是自豪的审视。

彼舶来者,优则用之。

真是太有趣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