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1/2)

张建元那突变的眼神,没有逃过孙朗的眼睛,大香头被看破了心中所想,心中略慌,盘算着一会儿应该如何应答。

“首先呢,在你回答之前,我得想请你明白一点,莫要撒谎。”孙朗诚恳道,“你看,我们把事情搞得这么大,不惜今天得罪了你们一下,就是为了听到实话。你要是说谎的话,我会非常为难的……我如果为难的话,就不会让兄弟你痛快,真的。”

他又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小铁罐,这动作令张建元心中一颤,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位绣春堂的大香头从今天开始就会对圆柱物体产生某种程度的心理阴影……孙朗将小铁罐在他面前晃了晃:“这玩意呢,叫鲱鱼罐头,没错,是某个夷人国家的传统食物……”

他将这小铁罐放在地上,又拿出来另一个小圆筒,在张建元面前晃了一下:“这是一瓶药膳,是我采集白花蛇舌草、松士黑沙、尖叫红树叶等神奇物质调制出来的宇宙大银河珍饮,不仅能喝,而且还有很多别的好顶赞的功能……可以助消化,清肠胃,喝了之后,也许你可以明白宇宙的真谛。”

“然后,我有一个创造性的想法,就是这两种未元物质如果合二为一,会碰撞出何种美丽的火花呢?”孙朗这么说着,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根软皮管,“这种东西,如你所见,是一根中空的皮管,很有弹性,能让液体通过,导引流动,能让我把任何液体灌进我想要灌进的……嗯,腔体之内。”

他表情非常的和善,想了想,然后补充道:“无论是鼻腔啊,口腔啊,肠腔啊,甚至往马那个眼里灌,想必都是极好的……”

张建元的嘴皮子都有点哆嗦了。

“抱歉吓到你了,真是失礼,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这已经算是非常温和的措施了,我必须要确保我们间的谈话在友善和坦诚中进行,而且我还要尽量保证你的人身生命安全不受伤害,这是我与她约定的基本法。”孙朗稍微歪了歪头,斜眼目指身后的张银落,然后隐秘地给了张建元一个“我也是被迫无奈”的眼神。

什……什么意思?难道说如果落在这个女人手中,我会更惨?噫,想一想春药和狼狗什么的,确实如此啊,而且基本法是什么?约定?难道说,这位兄台深知这个女人的残忍禀性,所以为了防止更多的人受到了伤害,所以才违背本心做出这些残忍的事情,并且还与这女人约定,让她不许伤害任何人的生命安全?

就这样,在孙朗那温和的外表与诚恳的话语以及正气凛然的态度还有无时无刻不隐晦地向某捕快身上泼脏水的无耻手段,张建元早已形成惯性的思维已经被他一路带到了深渊,在这样的目的达成之后,游侠又开始了攻心战术:“现在,请你讲讲有关于秦雨的事情吧……你应该是她的上司对吧,难道关系很好吗?那我们可以向你讲述一下我们的来意……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是为了救她而来的,她昨晚失手被六扇门鹰爪所擒,但是半路又被人劫走了……”

浑然不顾身后六扇门鹰爪那冰冷的眼神,孙朗温和道:“但看你的表现,劫走秦雨的,并不是你们的人,对不对?”

张建元依然在犹豫,他望着孙朗,迟疑道:“救她?”

“是的,我们是为了救她而来的。”孙朗正色道,“实不相瞒,他之所以被劫走,也与我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既然如此,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她找回来。或许她触犯了律法,但这并不是她可以被别人随意掳掠、处以私刑甚至肆意伤害的理由……”

喂……喂喂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之前的态度是“这是她自己的命数,管老子鸟事”吧,你一开始是不想管这事的吧!

张银落倒抽了一口冷气,她实在不敢相信世界上有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而张建元则是苦笑了一声:“她是个……贼啊,我们都不是做正经营生的人,干这一行,下一刻就算死了,也不足为奇,你又何必趟这浑水……”

“是贼的话,我也要救。”孙朗轻轻一笑,“这个世界,有些事情,终究是要有人做的,也许之前的她确实是个肆无忌惮、蔑视正义和侠义的贼,但我想现在的她也许被关在阴暗的房间中,在卑劣可鄙的淫笑中哭喊和挣扎着,她这一生肯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着别人的帮助和援手,希求着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正义和光明,如果她是这样希求着的,那我愿意向她伸出我的手,将她拉回光明,然后给她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

他的话语平静而真挚,但却蕴含着令人不由自主去坚信的力量,仿佛他那双饱经无数沧桑但依然纯净的眼睛中,确实闪烁着名为希望的光……张建元的眼神恍惚了一下,眼中似乎闪烁着追忆,他也许也想起了他一腔热血、纵马江湖的少年生活,但惩恶扬善、快意恩仇、恩怨分明,并不是这座江湖、这个世道的模样,它其实是一潭黑色的死水,表面波光粼粼、清澈美丽,但如果你坠入其中,却发现四周全都是令人绝望的黑暗。

他苦笑道:“你这种人……活不久的。”

孙朗微笑道:“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吗?我倒是挺感兴趣,也想去试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