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我们去看雪(1/3)

我爱你

陆忱以为黎嵘会很快醒来,最多就睡个一两天,然而过去了一周时间,黎嵘还是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陆忱逐渐意识到是真的出来问题,但是不管换多少家医院,最好的医院都过去了,都找不到任何的问题。

不管什么地方,都查不出异常,没有人知道黎嵘怎么忽然就只是睡一觉,但是就完全不再醒来。

不管外界的人怎么呼喊他,他始终都沉睡着。

哪怕是孩子哭泣,把孩子抱到他的怀里,他依旧不会醒来。

陆忱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每天都陪着黎嵘,黎嵘沉睡,他就给黎嵘照顾身体,会给黎嵘的手脚做按摩,不让黎嵘的四肢开始肌肉微弱。

他还会抱着黎嵘到外面去晒太阳。

孩子那边,现在更多的是家里得佣人和徐游在照顾着。

陆忱也想要照顾孩子,可是比起孩子,他更加不能失去黎嵘。

如果黎嵘哪天真的有事,不只是无法醒来,陆忱只有一个念头,他会跟着黎嵘一起离开。

哪怕是要抛弃孩子,但是他没有选择,与其离开黎嵘,他宁愿放弃孩子,他会和黎嵘一起走。

不会让黎嵘在漆黑的地方一个人。

陆忱陪着黎嵘,不管他到哪里,他都会带着黎嵘。

他以前的梦想,他真的这样想过,想要把黎嵘随时都带在这边,这样就能时刻都看到黎嵘了。

只是当这个想法实现的时候却是以这种方式,陆忱宁愿什么都不要,只要黎嵘可以醒过来。

无法通过医疗这种正常的手段来叫醒黎嵘,陆忱开始寻求各种偏方。

他手里钱很多,他以前就经常做慈善,会资助很多人,也会投资做一些善事。

现在做的更加多了,公司方面的公司,他直接就放权下去,那些都是他信任的人,也值得陆忱的信任,哪怕自己随时都可以从公司里面拿到很多不属于的自己的,就算是真的拿了,以陆忱现在的状态,他也根本不会在意。

但是没有多少人会拿,虽然自己爱财,可是也要取之有道,何况副总相当有才能,帮陆忱将公司给管理得很好。

陆忱带着黎嵘,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到处求神拜佛。

他知道这样收效甚微,可是总比自己待在家一直等待着要好多了。

起码心理上或许会有点慰藉。

孩子就放在家,现在孩子还小,还不太懂事,就算是陆忱不在家,但是只要徐游在,徐游现在连发型都稍微换了,换成是黎嵘的样子,他还专门去在眼睛下来点了一颗痣,不是点没有,而是点出来。

再穿上黎嵘的衣服,就完全是黎嵘的翻版了。

徐游身上开始有黎嵘的气息,还是分辨不清,直接把徐游给当成是自己的爸爸。

看着孩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徐游心底是不好受的。

他也想跟着陆忱他们离开,带着黎嵘离开,可是这个孩子让他放下,他又无法放下。

陆忱把孩子交给自己,他想也算是黎嵘的意思,他会把孩子给照顾好的。

想到沉睡中的黎嵘,徐游眼底就渐渐有了泪水。

孩子在喝奶粉,大眼睛望着徐游,徐游忍住泪水,低头吻在宝宝柔软的脸颊上。

陆忱和黎嵘到了外地,坐专机到外地,他听别人说的,好像某个地方有家山顶上的寺庙特别准,以前好像有车祸中出事的人,他的妻子在车祸中就出了事,那个人就跑到寺庙中去拜过,后来回去后,妻子真的逐渐在康复。

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陆忱都要试一试。

就算是假的,其实他心底不是不知道,但是他现在只能等一个奇迹。

如果当初黎嵘忽然出现那样。

他一度以为他不会拥有到黎嵘,没想到命运把黎染和孩子都送到了他的面前。

所以他不能有怀疑,黎嵘一定会醒过来。

他必须坚定这个信念,绝对不能怀疑。

那座寺庙倒是好走,只是如果想要愿望实现,最好是从山脚走到山上。

道路都是阶梯状,别的地方有山路可以开上去,陆忱到了山脚就停了下来,黎嵘还在车里,陆忱在汽车开走前,弯腰到车里。

他抚摸过黎嵘沉睡的脸庞:“你先到山上,一会我再上来。”

陆忱退了出去,示意司机将黎嵘给送到山上寺庙,他很快就上去。

汽车载着黎嵘离开,几乎两人没有这样分开过,陆忱看着汽车离开,他的手用力地紧紧抓着,指甲陷入到掌心里面。

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

陆忱的愿望,他没有和黎嵘说,他的愿望是,希望黎嵘可以醒过来,用他的命来换黎嵘的命。

不是祈求黎嵘就这么醒来,他用自己的命来换取黎嵘的存活。

他死就行了。

他已经见到黎嵘,还见到过孩子了,他满足了。

他的人生没有什么遗憾了。

让他死好了。

前来爬山的人不多,这个寺庙知名度不高,当初车祸的人,对方的事陆忱在网上看到的,虽然说后来他找人去查过,确实存在那样一对夫妻,但是到底什么原因妻子醒来,陆忱无法得知。

他只能相信,除了相信以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陆忱开始往山上走,网上说的是走上去,但是陆忱觉得这还不够。

不够诚心。

无论周围有没有人,陆忱不在乎,他开始下跪。

走一段路就直接在台阶上跪下。

他还把头给匍匐在地上,心底只有一个念头,用他的命来换黎嵘的命。

陆忱开始用这样的方式来爬山,他爬得很慢,因为需要下跪,所以比一般走路就更加慢了。

身上穿着的高档褲子,很快就沾染了地上的泥土,包括他的膝盖,也没过多久,就开始磕破了,尖锐的痛袭来,但是陆忱丝毫不在意。

他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走一段距离就下跪,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心底不断地强烈祈求。

希望黎嵘可以醒过来,他会放手,黎嵘和孩子离开都没有关系,他会放手的。

他或许早就该这样做了,是他的错。

他知道错了,只要黎嵘醒来,他什么都愿意放弃。

陆忱眼底流出了泪水,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他开始看不太清周围,他没有擦拭泪水,就让自己这样流着眼泪。

他继续下跪,没有注意,脚底踩滑,他跌了下去,身体还往台阶下滚落。

还好下面是弯道,不然他能直接滚得更远。

身上衣服脏的更严重,陆忱手掌还被划破了,鲜血流了出来,陆忱只是看了一眼,他站起来,都没有拍掉身上的泥土,回到了台阶上,继续走他的路,还有再台阶上下跪。

期间遇到有别的人,有人从山下顺着台阶往上面走,一些人不算是完全来拜神的,算是来爬山的。

意外看到居然有人走一会又下跪,那几个人超过陆忱一段距离后,有人转过身,拿出手机就拍了几张照片。

大家都看到了陆忱的脸,哪怕他身上衣服都脏了,可是看他气质还有衣服材质,一看就知道不一般。

这样的人,来这个很少人知道的地方,表情是痛苦的,一双眼睛全都是红血丝,看着都让人心惊。

他怕是异常痛苦。

是自己身体有疾病了?

但是看那情况又不像是,是自己的亲人或者谁出了事。

大家很容易就想到这样的事。

大家还停下来看了一会,不过马上又继续走自己的,那是对方的事,他们就算是围观,也最好不要去影响到别人。

陆忱不知道有人在盯着自己看,他整个人外在已经显得麻木起来。

时间过去多久,他不知道,也许几十分钟,也许几个小时。

山风离得很远,好像怎么爬都爬不到顶上。

他不着急,反而希望山路可以更加漫长点,这样一来自己的渴求和希望,才能表达得更加强烈。

让他慢慢走上去,陆忱跪在地上,膝盖割破,鲜血都弥漫了出来,将他的褲子给沾湿了,他跪在地上,跪过的地方都逐渐可以看到一些猩红的血迹。

陆忱没有停下,速度虽然慢了,额头上也都是汗水,但是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

本来还有怀疑,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无比坚信。

黎嵘会睁开眼睛。

也许自己爬到山顶后,黎嵘就已经睁眼醒过来了。

他一定会笑话自己。

不管他怎么笑自己,都没有关系,陆忱想到这里他也笑了起来。

黎嵘睡了这么久,到今天已经三个月了,似乎加起来快一百天了。

宝宝的满月酒黎嵘都没法参加,这是黎嵘的缺失,黎嵘得给孩子补起来。

陆忱笑着跪在地上,手指也好像在流血,撑在地上,痛感强烈,可是陆忱却从这些痛苦中感觉到了希望。

这点疼,比起黎嵘身上的那条刀疤,算不了什么。

那么长的疤痕,手术刀一层层划破黎嵘的身体,鲜血淋淋,将孩子从黎嵘身体里面拿出来。

黎嵘遭受到的痛苦,他最多才体会了十分之一,估计还不到。

所以陆忱反而觉得可以再痛点。

多痛都没有关系。

反而痛可以让他保持清醒。

大概爬到快一半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

雨水淋在陆忱身上,很快就把他全身衣服都给打湿了。

陆忱不会停下,在湿漉漉的台阶上,他继续走一会,跪下,额头也磕到地上,额头哪怕流出鲜血,他也不会停下。

雨越下越大,大雨滂破中,陆忱还是边走边跪。

前面走过去的几个人,他们在路边找到了休息的凉亭,他们在里面等着雨停。

有人之前就来过这里,知道山间的雨一般都下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停地。

大家都坐着,有的人拿手机出来玩点手机游戏,有的人则站在凉亭边缘,那个人很容易就想到在他们后面跪拜的青年。

那个青年看年龄估计也就二十多,他这会还在继续跪拜吗?

会不会也找个地方点躲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